Google Adsense

2018年2月12日星期一

[转载]大马篇~ 公积金局派息6.90%







国内新闻

KWSP130830a


(吉隆坡10日讯)雇员公积金局今日宣布,2017年传统存款派息率为6.9%,创下过去20年来的新高。
雇员公积金局主席丹斯里三苏丁发表文告称,这也是自1997年以来派息最高的一年,派息料达441亿5000万令吉;此外,伊斯兰教储蓄则派息6.4%,派息料达39亿8000万令吉。
这也是伊斯兰教储蓄首次派息,传统存款与伊斯兰教储蓄的总派息料达481亿3000万令吉,比起2016年增长高达29.8%。


  三苏丁表示,该局去年的表现堪称是指标性的一年。
文告指该局2017年的总投资收入为531.4亿令吉,是自1951年成立以来的最高收入。当中,总额46亿令吉归属于伊斯兰教储蓄,传统账户则占到了485.4亿令吉。
相较于2016年的465亿6000万令吉,其增长达到14.13%。
它说,传统账户的回酬受到全球金融股价牛市的冲激,得以加强。
三苏丁说,直到2017年12月31日为,雇员公积金局会员的总储蓄为7685亿1000万令吉。
文告补充,2017年股息的计入将于2018年2月11日(星期日)进行,会员可以通过网站www.kwsp.gov.my或通过i-Akaun移动应用程序查询。

资料来源: http://www.kwongwah.com.my/?p=468848


[转载]大马 篇~ 从民联到希盟,反对联盟还有多少华裔选民支持?





梁丹袖


2008年3月8日,65%的华裔选票支持率,让民联横扫82个国会议席,也让长期处于执政优势的国阵一夕之间失去了三分二多数议席。到了2013年5月5日,历年只有65%至70%的华裔选民投票率,不但狂冲到85%,每10个投票的华人就有8.5个把票投给民联,造成国阵史上首次在总票数上败给了反对联盟。
可以这么说,反对党联盟的半壁江山是靠华裔选民打下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国阵华基政党对外发声,表示华人选票有回流的迹象时,许多希盟支持者、期望政党轮替的人显得忧心忡忡。
华裔选票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中,占民联总票数的50.21%,这是为什么“华人选票回流国阵”的说法会让希盟支持者忧心忡忡。
华裔选票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中,占民联总票数的50.21%,这是为什么“华人选票回流国阵”的
说法会让希盟支持者忧心忡忡。
反对联盟在上届大选中所获的华裔支持率为85%,当中有一部分的“游离”选票据说在下届大选极有可能回流国阵手中。与其推敲这些摆动不定的“游离票”最后有多少会倒向执政党和在野党,或许另一个思考方向是,希盟究竟能保留85%华裔支持力量的几成?

2008大选是华裔选民的政治醒觉之始

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博士用99年全国大选为例,来解释国阵党国体制背后的逻辑,亦即华裔常年支持国阵的部分原因。他称,1999年第10届全国大选前夕,马华妇女组派了党员到各地的巴刹去问身边的人“买了Maggi面了吗?” 当对方反问“为什么要买Maggi面?”时,这些党员就会回答:“因为大选要到了。”



华裔对国阵的支持率在2008年大选突如其来地下滑,在2013年更是下跌至新低。“他们(妇女组党员)根本不用和对方预告会发生什么事,只说 ‘大选要到了’,大家就知道要准备积粮、把门关起来,因为怕暴乱。”
华裔对国阵的支持率在2008年大选突如其来地下滑,在2013年更是下跌至新低。
他进一步说明,1969年以来,巫统党国体制之所以如此牢固,是因为底下有两只脚在支撑着。
“一只脚是马来人的选票,表示 ‘如果你丢掉我的话,你就会一无所有’;另一只是警告非马来人的脚,说的是, ‘好,你敢推翻我的话,那么五一三就会重演’。
然而,这一切在2008年彻底地改变了。当年全国大选时,华裔反风在台面上毫无痕迹,结果一开票,华人选票差一点就让大马政局变天。黄进发称,如果当年大选是举国敲锣打鼓地喊变天,选民想起暴乱的可怕,就绝对不会变天;308的海啸是静悄悄地发生了。
“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发现, ‘就算我真的要反政府又怎样,你根本不可能再玩五一三’。于是制度崩溃了,这对巫统党国的冲击相等于让他跛了一只脚。”  

第14届全国大选会是一场GST的大选

默迪卡民调中心经理陈承杰表示,经过这种十年一次、专属一代人的政治醒觉,华裔选票即使有游离者回流国阵,反对联盟也不容易丢失在城市选区或槟州、雪州的基本盘,特别是在国内目前不是歌舞升平,而是市道不景的时候。
“来届大选会是一场因GST(消费税)而开展的大选。一马公司丑闻攸关的是政府管理失败、国家领袖领导力式微的议题。但是经济对人民的影响最大,有些人会说,国家在马哈迪执政的时代也一样贪腐,只是那时候人民还可以过活。”
经常接触选民的隆雪华堂妇女组主席黄玉珠也表示,国家开始征收GST以后,物价几乎是每三个月就调动一次,人民不但开始出现减餐来维持生活的状况,城内的街友人数也明显增加。
数据显示,超过一般的华裔都认为“物价上涨”是自己最关心的议题。
数据显示,超过一般的华裔都认为“物价上涨”是自己最关心的议题。

比较308和505 反对联盟仍握有基本盘

若比对308全国大选和505全国大选,两者的差别有三。
一、向来“分歧”的华人选票,亦即华裔选民会把国席和州席的选票拆开、分散到执政党和反对党手中,在505当年,首次出现国席和州席统一投给反对联盟的状况。
二、308大选,民联手握城市选区70%至80%的华人票、半城乡选区60%的华人票;,到了505,民联得到半城乡年长选民的支持,举国无论城乡的支持率都冲到了85%。
三、505大选的全国投票率为历史高峰84.84%,当年,很多华裔青年受到“改朝换代”的鼓舞,纷纷千里迢迢回乡投票。
综上三说,505的高温是不寻常的,华裔选民目前可能因希盟一些负面报道和不尽理想的表现而对政治冷淡,但在经济不景气、国家贪腐严重的状况下,505后的高温再降,还是较难动摇反对联盟308大选后累计的基本盘。
但所谓的基本盘究竟有多少?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就用霹雳江沙和雪兰莪大港两区的国席补选来论断,“华人(对希盟的支持率)最低,也有65%。”
据悉,国阵曾分析上述双补选之所以能痛宰希盟,是因为“华人回流”。但刘镇东分析,江沙和大港是半城乡区域,希盟在补选的状况下派新党诚信党出战仍能获得65%的华人选票,这意味着 “补选状况,游子没有回来投票,在一个非城市选区,希盟派出不是行动党的候选人,华裔支持率还有65%,表示65%就是反对联盟所有的基本盘了。”  
2017年,默迪卡民调中心发现有68%的华裔认为国家正往错误的方向前进,与此同时,达鲁益山也发现有68%的华裔仍然支持希盟。
2017年,默迪卡民调中心发现有68%的华裔认为国家正往错误的方向前进,与此同时,
达鲁益山也发现有68%的华裔仍然支持希盟。

来届大选的主要战场是半城乡

陈承杰、黄玉珠的看法大致上都和刘镇东的分析重叠,认为来届大选的重要战区会是半城乡地区。就像刘镇东所说的,“城市是很铁(定支持希盟)了”。
目前,各方分析是半城乡地区的华人选票的确有回流之风,但就如陈承杰所说,“半城乡周一到五的平均年龄是55岁,一到周末就会降低很多”。这些半城乡选民很多都在附近的城市工作,加上网络和电视新闻普及,半城乡的选民其实跟全国选民一样,关心的是国家议题。
刘镇东透露,半城乡在上届大选第一次落入在野党手中,所以也是最有可能回流的地方。因此,能够鼓励这些“游离票”继续支持在野党的最大动力,是如果他们认为有换政府的可能,也就是取决于“他们相不相信马来海啸的可能”。
他表示自己自从到了居銮以后,对于半城乡的理解变成很生活化,也就是巫裔和华裔是很真实地生活在一起的。
“他们相不相信马来海啸,不是我刘镇东说了算,要他们自己看到、来自自己的想法,觉得马来反风来了,决定 ‘这次就再放手一搏吧!’”
根据刘镇东的说法,半城乡、尤其是国阵上届大选微差获胜的国席,都是来届大选最重要的战场。根据刘镇东的说法,半城乡、尤其是国阵上届大选微差获胜的国席,都是来届大选最重要的战场。
虽然华裔选票再怎么多也不可能超越马来选票,但它却起着不容忽视的决定性作用。就算马来反风吹起,反对联盟过去两届大选累积的华裔选票基本盘有没有发生作用,还是极其重要,1999年的全国大选便是明证。当年的反对联盟——替代阵线在“烈火莫息”的狂烧之下,虽成功把巫统议席减低,但因为华裔选民情归国阵,反对联盟不但吹不起马来海啸,连否决国阵三分二议席优势的目标也办不到,由此可见,反对联盟的华裔基本盘是否动摇,是何等的重要。

资料来源: 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chinese/s/25155/





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chinese/s/25155/


2018年2月8日星期四

[转载]国际篇~ 2018年元旦 世界人口估达74亿






2018年元旦 世界人口估达74亿





(纽约30日讯)美国人口调查与统计局估计,2018年元旦这一天,全世界人口总数达74亿4444万3881人,与2017年元旦相比,增加了7852万1283人,成长1.07%。
彭博报导,美国作为全球人口第3多的国家,2018年元旦人口估计將达3亿2697万1407人,约占世界人口总数的4.4%。与2017年元旦相比,美国人口估计將增加231万4238人,成长0.71%。
综合出生、死亡与国际移民净迁移人口,到了2018年元旦这天,美国每18秒就增加1人。
世界人口排名前10国家


1 中国 13亿8468万8986人
2 印度 12亿9683万4042人
3 美国 3亿2925万6465人
4 印尼 2亿6278万7403人
5 巴西 2亿884万6892人
6 巴基斯坦 2亿786万2518人
7 尼日利亚 1亿9530万343人
8 孟加拉国 1亿5945万3001人
9 俄罗斯 1亿4212万2776人
10 日本 1亿2616万8156人

资料来源: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25973


[转载]大马篇~ 华人票回流国阵,可能吗?






梁丹袖



华人票回流国阵,可能吗?
随着全国大选将近,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公开信心喊话,表示马华可以翻倍赢回更多的国会议席。




随着全国大选将近,华裔选票是否会回流国阵,再次成为焦点!尤其是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公开信心喊话,表示马华可以翻倍赢回更多的国会议席。据《透视大马》记者了解,如果当前选民普遍上对政治冷淡的氛围没有重大改变,华人选票回流国阵的可能性极高,但离马华定下的15个国会议席目标仍有一段距离。
马哈迪转朝为野,组成新的反对党联盟、上届依靠民联壮大的伊斯兰党益发激进、反对党在505大选之后的数场补选及砂拉越州选都不尽理想、反对党阵营频传分裂与内斗的负面消息 ;反对党自2015年从民联过渡至希望联盟之后,让“505,换政府”受挫后的支持者,尤其是华裔选民心灰意冷。





反对联盟过半票数皆来自华裔选民,若华人选票在来届大选回流至国阵,则反对联盟的表现肯定会受影响。
反对联盟过半票数皆来自华裔选民,若华人选票在来届大选回流至国阵,则反对联盟的表现肯定会受影响。

隆雪华青团长李伟康坦承,在当前的政治气候下,第一批受到打击且会造就“华人回流”的族群,是上届大选大受“改朝换代”鼓舞而踊跃回乡投票的年轻选民,因为他们都是普遍上容易受人影响,情绪容易被牵动的华裔青年。
“能够独立思考的(华裔青年)并不多,反对党知道大部分的人想要听什么,大选期间就会操弄一种气氛,让华裔青年大力的投票、大力的支持。”

李泰德说,相比505前国内平均每季30万人的新登记选民,505后每季的新登记选民人数只剩3至4万左右,尤其进者,网络上甚至吹起了一股“投废票”的歪风;年轻人普遍的政治冷感、下滑的新登记选民人数和鼓吹投废票的言论,都预示了来届大选投票率可能下降。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员李泰德表示,数据显示有9成30岁以下华裔青年在上届大选都把票投了反对党;但华裔青年“505换政府”的高温已经降温,以现在的情况来看甚至有点冰冷。
再加上时下华裔青年生活相对安逸,对时政和国家议题的关怀不高,他们的投票率比年长的华裔选民也相对的不稳定。李泰德说,在投票率可能降低的脉络下,较有可能失去选票的,将会是深受青年支持的反对党;造就反对党得票率下降、国阵得票率间接“回流”的现象。



第13届大选84.84%的投票率是历史新高。历届大选平均投票率约莫65至70%的华裔选民,在505创下投票率85%的高峰,一些特定地区的投票率更有90%。借着505退烧后的余温,华裔在来届大选的投票率估计会有70至75%。
第13届大选84.84%的投票率是历史新高。历届大选平均投票率约莫65至70%的华裔选民,在505创
下投票率85%的高峰,一些特定地区的投票率更有90%。借着505退烧后的余温,华裔在来届大选的
投票率估计会有70至75%。

2008年全国大选发生的“华人海啸”,是一场始料不及的反风。当年在野阵线(民联)握有城市华裔选民70%至80%的支持率、半城乡华裔选民60%的支持率;到了2013年,民联在第13届全国大选成功利用极佳的宣传工作,促使更多的年长华裔选民在他们的人生中,第一次把手中的选票下投给在野党。
“505全国大选”吹起的反风,比“308全国大选”还要强大,导致国阵严重受创,见证了史上华裔选民国阵支持率最低的一次大选。国阵华基成员党马华、民政和砂州人联党,加总起来也只赢了9个国会议席;相反的,以华裔为支持基础的的民主行动党则获得80至85%华裔选民的支持,刷下该党38个国会议席的历史新高。





国阵2008年的华裔支持率严重下滑,到了2013年华裔选民的支持率更是史上最低。
国阵2008年的华裔支持率严重下滑,到了2013年华裔选民的支持率更是史上最低。

第13届全国大选是国阵华基政党表现最差的一年,也是华基反对党表现最好的一年。国阵成员党目前自持华人选票回流,有望在来届大选雪耻。
第13届全国大选是国阵华基政党表现最差的一年,也是华基反对党表现最好的一年。国阵成员党
目前自持华人选票回流,有望在来届大选雪耻。

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与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经理陈承杰皆认为,上届大选把“第一次”献给505的年长华裔选民,很多都是“永远的执政党”,他们都是因为听了孩子的话,真心觉得会“改朝换代”,认为投民联等同投“即将执政”的反对党联盟,而把选票给了民联。
然而,505大选的“功败垂成”,可能让这些年长选民和青年选民一样回流国阵。不过,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经理陈承杰认为,与青年选民的“弃投”有别:“他们较有可能把手中的选票从反对党手中回流投向国阵。”
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也点出,华人青年在来届大选的投票率低,可能造成“华人票回流国阵”的现象,因为原本支持马华的还会支持马华,但支持民联的人数却减少了。
他举例说:“华人80个出席投票,80%投行动党,就是65个人投行动党,15个投马华民政。(如果)现在只有65人出席投票,而那些反的年轻人都没有回来,那么一样15张是马华的,我(胜出的)机率就提高了,就是票回流了咯!”



此图虽是全体选民的年龄分布,但仍可参考,以便估计有可能回流国阵的华裔选民比例。
此图虽是全体选民的年龄分布,但仍可参考,以便估计有可能回流国阵的华裔选民比例。

隆雪华堂妇女组主席黄玉珠就认为,历史悠久和党员庞大的马华在地方又深又广的人脉网络不容小觑。
“他们在地方举办的舞蹈班、烹饪班和其它活动还是有影响力的,能够动员到华人。”



上届大选把“第一次”献给505的年长华裔选民,很多都是“永远的执政党”,他们都是因为听了孩子的话,真心觉得会“改朝换代”,认为投民联等同投“即将执政”的反对党联盟,而把选票给了民联。
上届大选把“第一次”献给505的年长华裔选民,很多都是“永远的执政党”,他们都是因为听了孩子的话,
真心觉得会“改朝换代”,认为投民联等同投“即将执政”的反对党联盟,而把选票给了民联。

陈承杰分析,“分歧”是华裔选票向来的特质,亦即华裔选民会把国席和州席的选票分散到执政党和反对党手中。这种状况在上届大选产生了变化;505当年,全国的华裔几乎是国席和州席都统一投给了民联。华裔选民是否会在来届大选一样统一投给反对联盟,还是会回到最初分歧的状况,这将是有趣的观察。只不过华裔经历308、505那种十年一次、专属一代人的政治醒觉,即使票数在来届大选回流到国阵手中,也不会丢失在城市选区或槟州、雪州的基本盘。
对于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所言的,国阵持全国华裔选民35%的支持率;马华民政党员所言的,马华民政来届大选有望重夺15国和5国;众人的共识是执政的华基政党无论言辞或估计,其实都过于乐观。
资料来源: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chinese/s/24764/

2018年1月29日星期一

[转载]大马篇~ 2018 大选:什么才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Ah Lye
2018年1月19日晚上7点59分 (更新:2018年1月22日下午2点47分)



【读者特约】
第14届大选应该很快就要到了。可能就是几个月以内的事。

很多人觉得大选是要评审政府的时候,其实,它也是评估马来西亚人民的智慧、勇气和素质的时候,也考验着我们对民主制度的了解、民主程序的意义,还有政治知识的渗透有多少。
在过去五年里发生的事情,国际上的政治观察家和媒体,到了这一天,会张大眼睛看我们怎样反应。大马政府闹上近代来牵连最广的挪用公款事件,被几个国家的司法部和银行彻查着,被不少国际媒体报导着,如《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彭博社》(Bloomberg)。在那样震撼的丑闻的前提下,我们是无动于衷、姑息养奸、嘻哈作乐、不当一回事;还是投反对票,把那样的政权拉下台?




如果是不当一回事,那大选后的国际头条就会是:

“马来西亚人民作出了选择,依然保持原状让前任政府继续执政。虽然这显得有点难以置信。”
过去的 505,我们的反对票得到强大的胜利,占51% 选票,国阵只拿 47%。之后,大家都朗朗上口,说我们是 51%的那群。然后,因为我们胜了人数却输了选举,开始有人觉得要变天,太难了,难道要赢得 70% 吗?
我们真的是 51% 吗?其实不是的。
关键在于VAP
这些日子以来,一直看着大选的数据,发现我们并没有看到事情的全貌。
我们要看的其实是投票年龄人口(Voting Age Population,VAP,注1),那是大马可以投票的总人口,即21岁及以上的族群。
我从国际民主与选举援助机构(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Democracy and Electoral Assistance, IDEA ) 的网站找到VAP 的数据(注2);然后,再去国家统计局找到了截止2015 年的大马人口结构数据,作了简单的计算,得到跟 IDEA 大约相近的 VAP 数据(除了 1999 IDEA 的数据有点“脱线”之外)。
2013 大选数据
国阵523万7699人
民联562万3984人




但是我们要再看几个数字:

投票年龄人口(VAP)1788万3697-1840万570人
已注册为选民但未投票人数210万855人
未注册为选民人数461万5695-513万2568人
未投票总人数662万6550-714万3423人
以 VAP 为总数的巴仙率:
国阵28.46-29.29%
民联30.56-31.45%
未投票37.05-38.82%
换言之,我们的反对票在这个国家只佔30%。
最多的一群,其实是不投票的一群,达到660万到710万人,而国阵只有区区的520万人。
700万人没投票,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命运。就是在那么多人那么努力地想要拯救这个国家,上街反抗暴政,付出了心血生命的时候;700万大马人选择无动于衷、在家里什么也不做,觉得事不关己,觉得政治不是严肃的事,觉得自己的个人选择对大局没影响的自我良好感觉下,选择不投票。结果,国阵漂亮地赢得了这个国家,虽然他们只有 28% 或 29% 的支持率。
难以置信,是不是?
不投票是关键
让我们再看之前几届大选的成绩会更令人吃惊。因为 2013 年大选是个全民热烈出动呼吁投票的一次,所以那时其实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之前,更糟。
1995199920042008
 投票年龄人口(VAP,人)         
967万1410-
1017万5010人
1121万6640人*1348万5960-1380万2493人1528万3282-1569万8540人
国阵(人)388万1214人 (38.14%-40.13%)374万8511人 (33.42%)442万452人 (32.03%-32.78%)408万2411人 (26.01%-26.71%)
反对党(人)266万7818人 (23.78%)235万6338人 (17.07%-17.47%)379万6464人 (24.18%-24.84%)
未投票总人数(人)351万8601-402万2201人 (36.38%-39.53%)458万5546人 (40.88%)621万6604-653万3137 人(46.10%-47.33%)712万2243-753万7501人 (46.60%-48.01%)
*没有IDEA 数据,因为不太准确,只拿我自己的估算
1999 年烈火莫熄的时候,国阵支持率明显变低了;但这些人并没有完全变成反对票,反而不投票。结果?国阵依然拿下政权。如果这约400万人把他们对政治的死心转换成反对票,国阵早在二十年前就倒台了。
2004年和2008年,不投票的巴仙率越来越恐怖,甚至去到接近一半的马来西亚成年人没有去投票,差不多等于投给国阵和反对党的人数的总和。2008 年国阵的支持率暴跌,让民联拿超过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席,否决了国阵三分之二,但是那一年,也是不投票率达到高峰的一年,即46%-48%。如果这些人投票的话?国阵早就在十年前倒台了。
所以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我● 们● 不● 投● 票。
不投票的人,一直都是这些年来佔最多数的一群;不投票一直让国阵稳坐宝座,甚至拿下三分之二。过去六十多年来,我们也只有在过去两届才很辛苦的否决了三分二,停止他们继续修改宪法。
所以,最可怕的是国阵吗?不是,最可怕的是冷漠及逃避政治的我们,国阵只不过有区区的平均 30%支持者,不投票的人在过去却有超过45%、接近一半的人口。是谁真正让小部分人统治着大部分人?是选区划分吗?不完全是。真正让马来西亚被小众统治大众的,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放弃了民主制度,以为单独的放弃行为不影响整体,而直接造就这个国家命运被摆佈、被玩弄、被独裁统治。
不投票,才是我们的常态。我们在上一届出尽全力,才勉强改善一点。




700万名沉默的大多数
我真的不晓得要如何再强调,投票的重要性。我们继续不投票,不单止国阵会更腐败,反对党也会慢慢变质来取得更大的支持。如果没能在把45% 不投票的人口里拉拢过来,反对党惟有变得越来越像国阵,从国阵那边的支持者,拉拢人过来,取得胜利。这也是现在发生的事。
我们越迟让这六十年腐败政权下台,只会把规则定得越低、越烂,因为我们等于告诉一切政治工作者,要拿下马来西亚政权,只能变得越像国阵。为什么呢?很简单的逻辑啊,做国阵可以六十年不倒,做好人不会赢,那谁还要做好人?
700万沉默的大多数啊,你们是不是要醒来救救这国家了?你们再不投票,一切可能没法再扭转了。
每当前线的政治工作者在奋斗的时候,谁挑战谁,就看到有人在面子书里说,“这次有好戏看了”。
我想说,在这一切的抗争里,我们从来都不是观众。我们都是正在台上演着戏的一份子。一个国家的最大悲哀,莫过于其人民以为自己是观众,但其实,他们都是主角,影响一切的主角。
现在要做什么呢?
去登记成为选民。
真的,恳求你。
虽然已经很迟,但不要再管那么多,去邮政局登记就是了。
那些已经登记的500万人要做什么?全力发挥你在你社交圈子的影响力,去保证你身边不再有21岁以上但还没登记的公民,而且登记之后在当天一定要投票。
因为你的社交圈不等同于我的社交圈,你拥有别人无法达到的群体,你拥有只有你可以达到的城镇、学校、行业、兴趣小组和年龄层。你,有你独特的力量 。
也因为你只有一票,如果到投票日那天,你静静不出声、只是默默地去投票,你没法更大地扭转现在的劣势。惟有去宣传你的想法,你的投票选择、你的一票,才可以发挥最大的力量。因为我们现在面对的不是一小批人,而是6、700万不投票的人。
一个国家伟大因为其人民伟大;一个国家有素质因为其人民有素质。这是“国家即是我们,我们即是国家”的缩影。我们要令这个国家被人瞧得起,我们自己需要先令人瞧得起。
政治是生命的一部分。生命有时很累,政治有时很累,我知道。累了,可以歇息。但当这个世界需要到我们,向我们求救的声音响起时,我们还是要站出来,做我们该做的部分。
号角声已近,是时候了。

编注
文章原刊于作者的面子书,获授权转载,题目原为“2018 大选(一):什么才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注释
1.VAP 数据,请参阅此处
本数据所运算的VAP ,即21 岁以上人口的方法,是以大马政府提供的“ 0-14 岁”的人数除于14,得出一年大概多少人;然后从 “15-64 岁”的人口里,减去 6 年的人数,再加上 “65 以上”的岁数人口,以得出与 IDEA 大概相近的数据。
此数据为作者耗费多周,查核众多来源的数据所得出,希望能够让大家广传,理解不投票的问题之严重性。
2. IDEA的投票年龄人口(VAP)数据,请参阅此处。由于有关大选的部分数据有出入,作者仅取大马投票年龄人口的估算数据,而大选数据则取自维基百科,请参阅参考资料(一)。
参考资料
一、各届大选人数数据:19821986199019951999200420082013
二、国家统计局人口数据,请参阅此处
资料来源: https://m.malaysiakini.com/columns/409327#RQzSorTGj72guS6E.99